• 2010-08-31

    拥抱自己 - [生活]

    从京城回来又3日了。

    实在喜欢蓝色港湾最深邃巷子里的空旷地,有蚊子吻我,有荷叶漂在面上接着月光。

    更可贵的是炎炎夏日中吹过的凉风,带着湖水独特味道,与巨大的城市中画出自然天地。

    在单向街买了几本书,都是之前不曾见过的,顺眼就买下了。

    自从去过单向街我就放弃了光合作用。

    也许是因为它纯白色的书柜,也许是想起大学读过的那本本雅明的《单行道》

    后来这本书去了哪儿,再想不起来。

    回来的航班上顺手翻了《那些忧伤的年轻人》中的几张短篇。

    记下了这句话:

    “可能,对于一个漫长的生命来讲,灵魂可以激动的时期本就很短,这是整个暗淡生命中最明亮的时段”。

    合上书,我吃惊得看到窗户外让人窒息得云彩和黄昏,一次次沸腾在字里行间中。

    有时太多的机缘巧合把我们推向一个看似峭壁悬崖得困境,而就算是黑暗中发出的一束短暂光亮却足以

    照亮漫长生命中的无悔。

    也许那就是我们都心之凄凄又不停向往的灵魂绽放与梦想.

    所以好多事情,彷徨过,犹豫过,不甘过,以至原以为豪情万丈而今漠然冷视的场景与选择

    都变得简单。

    简单的回到原点,站在原地,开始等待。

    重新拥抱自己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0-06-24

    滩戈 - [路上]

    回来好长时间,才有空整理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。

    赤脚沿着沙滩走了好久好久,从人潮涌动,到渐无人烟。

    耳边从繁华喧嚣回归到大自然的喘息里。

    星光藏在薄薄的云层里若隐若现,那片蒙蒙得光亮绚烂了整片整片的云朵。

    每当我将自己处置与此时,就像一个丢掉思考的婴童。

    去到与灵魂最远的地方,没有干扰。

    原来这就是我面朝大海的目的,

    每一次千转百回得遇见只是为了回到终点,重新开始。

  • 2010-06-17

    暴戾

    最近性格暴戾。

    做事情与人交流没有耐心,心里总燃着几把火随意泼洒。

    很不应该。

    工作亦有懈怠,害怕招惹麻烦,赶紧调整自己的状态吧。

    实在是不应该的。

  • 2010-06-14

    天涯海角 - [路上]

    在电脑里找出这张老照片,在夜晚重返三亚前。

    那年joe还在读大学,暑假里带上妹妹就跑去了天涯海角。

    还能记起当年在那块石碑前心中的波浮。天涯海角是恋人心中的圣地。

    表意着绵绵不绝得誓言与忠贞。

    几年过去,当我再一次站在海角边时,还会想起你,想起那几年的我们,和你所给予的爱。

    一生也难忘记呵~

    好吧,我真的需要一段长长的时间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了~:)

     

  • 2010-05-30

    关于成长 - [生活]

    “我一直这样告诉青年朋友们: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最重要的是你是否能够学习到最多,而不是其他。”

    无意间看到李开复写下的这句话,无比认同。

    这也是joe毕业时给自己定下的目标。

    只有不断学习,做一块疯狂吸收得海绵才能累积更多成长的养分。

    所以放下一些得失心,丢掉一些华而不实得浮萍,你的能力图形才会变得更丰满。

    一切所谓的职场生涯都需根基支撑。我们需要明白自己在什么阶段做怎样的事情。

    以至能追逐更遥远的梦想。。

    毕业两年后,在回头看这段路,joe很庆幸,自己还未偏离轨迹呵。

    同时也需时刻警醒自己,究竟为了什么而做眼下的事情。

    一个人能否攀上高峰,不在于他的腿有多长,而是他能看多远。

     

  • 2010-05-02

    晒伤妆 - [路上]

    一时大意。island hopping时竟然没有往身上泼防晒霜。

    果不其然就晒伤掉了,现在joe的脸,双臂,双腿到脚间都画好了晒伤妆。

    玩parasailing时,心情high到爆,俯视整个海洋,蓦然间就有了君临天下的气势和意想。

     直到风力开始善意提醒,头有些晕晕,才明白高处不胜寒的道理。

    那么就去水里和鱼儿接吻吧。我用我的人生发誓,这里的海水和鱼类真的是三亚海产中从未可见的精品。

    如果选美那一定是modern Queen的唯一竞争者。

    美丽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    so,明天会更进一步,深潜,签好了insurance,请保佑我为保险公司节约一笔昂贵的费用吧。

    期待。

  • 2010-04-28

    天津道 - [路上]

    我也没想到洗出的胶片里也能透出天津的美。

    虽然眼前的天津雾气蒙蒙,工地掀起的尘埃扶低我们的头。

    有些像10年前的重庆,那时人们都叫重庆雾都。

    一些刻意仿古的楼房,以及一片片记载着中国人被抢占过的租界临地。

    缺了上海的大气,和北京的宽博。

    也许这样的天津也吞吐出许许多多中国城市的浮躁和毫无头绪吧。

  • 2010-04-28

    梦上海 - [路上]

    到上海时很冷。雨水和南方正在经历的旱情相悖而驰。

    对于这个城市我是即陌生又熟悉的。

    熟悉的是在高中时就有的上海梦,那时课桌上写着“日月光华,旦复旦兮”的宣言。

    梦想三年后能考进复旦。我还记得当年几个要好的朋友相互鼓励,说要去到那里。

    最终只有一个女同学去了上海,而我们却三三两两的四散天涯了。

    而梦里的上海随着这几年不断的迁移,也越来越遥远,模糊的我都快忘记年少时那个盛大而蓬勃过得梦想。

    也许与一座城市的相识亦有缘分的牵引,所以好几次我与它都是檫肩而过。

    就算停留也未真正驻足欣赏。

    虽然有多次降落与浦东机场,可这里的一切却仍然让我感到陌生。身边说着吴侬软语的上海人更是

    称出一个外乡人的生涩尴尬。

    也许真的是年月墨脱掉我们游刃有余得闯荡胸怀,和勇气。

    你说呢?

  • 2010-04-23

    修好

    总算修好了车。

    几乎半个月,每天起早贪黑,钱钱也流掉不少为深圳出租车伯伯们荷包里了。

    从深南路回家时,一路狂飙。

    携程电话来说去马尼拉的机票似乎出了问题,满位。沮丧极了。

    不过不管怎样,我都要出发的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
    因为joe真的需要一场旅行和阳光了。

  • 2010-04-13

    明白吗? - [生活]

    明天的早班机去上海,晚上回深圳。

    第二天去北京,呆一周。

    总是这样飞来飞去,可是我寂寞了。

    你知道吗?我从未忘记。

    突然,我就舍不得离开深圳了,知道吗?

    这里有我们的生活?明白吗?